當前位置 : 主頁 > 兩性常識 > 性 常 識 >

神話與現實 從歷史看房中術

來源:未知 時間:2009-05-18

過去,房中術對中國普通人來說是極其陌生的,這些年書籍刊物對它時有地涉及說明,如今中國的街頭地攤卻是出現了一些版本不明的《素女經》之類,算是兩干年前民間流傳的東西又回到了民間。

清朝未年,大批西方人進入中國。在他們眼中,中國人的性是不健康的,因為中國人一直對性諱莫如深,女性居藏深閨,男女授受不親,特別是那中上層人的假正經給西方人留下了深刻印象。而當荷蘭學者高羅佩的《中國古代房內考》面世後,西方人齊聲驚歎中國古代性文化的發達;同樣是這本書,它的中文譯本在80年代又引起了中國人自己的驚歎。這是華夏文明源遠流長的又一個明證。

古羅馬的奧維德所寫的《愛經》成書於公元前後,印度的《愛經》成書於公元一世紀以後,而此時的中國卻正流傳著成熟而定型的房中七經,湖南長沙馬王堆帛書出士,證明了這些房中思想早在戰國時期就已形成。中國古代性文化不但發達,而且相比較基督教文化的性觀念而言。它顯得更加合乎人性。當中世紀的西方人將性視為罪惡時。中國的房中術卻將它視為天下至道;當西方人將女性視為生育工具時,房中術卻充分注意到男女的性和諧:僅僅在滿清入主中原之後,中國才進入了極端保守的時期。

古代中國流傳下來的文化思想,往往包涵著樸素卻令人驚歎的大智慧,性文化也是不例外。將陰陽學說與性聯系在一起(或者就是由對性的體悟而產生了陰陽學說),提出了陰陽互生,男女相成,就從大原則上合平了現代性學觀念。馬王堆帛出土的書中說,人生來就會呼吸與睡眠,但房中術卻要學習才能掌握。

這與現代的觀點又相吻合,而今天仍有人認為性是本能,生來就會,由此可知古代房中術思想的高明之處。

但是,用今人的眼光看,房中術和其他古代方技一樣,缺乏嚴謹的系統性、處妙表現著直觀外推論的傾向,又蒙著一層神秘色彩,而且,總是傾向於復古而不長於創新,與科學的發展觀背道而馳,結果與馬王堆兩千年前的房中典籍與明代的《素女妙論》相比,其宗旨基本相同。

更需要注意的是,古代房中術通過一系列五花八門的術語,給人們渲染出了一些性的神話,如男正反臥,女跨其上,……刺琴弦,治諸結聚。又有說令女偃臥,男伏其上,……刺其谷實,七傷自愈,說到了幾十個部位,令人都眼花潦亂,其治病之說更是毫無根據;又如提到向某方向一千抽,某方向千二百鈾,極其的誇張。

連藥王孫思邈也在他的《千金方》中提到,若要固精,則在有射精感覺之前,人神提氣,而且叩齒千遍,這幾乎是荒誕不經。

現在人們已不再相信還精補腦之說,古代卻一直以此為房中思想的骨干,於是又有了更加離奇的說法:御十二女不洩者,令人老有美色,御九十二女不洩者,年萬歲《婦人良方》中還講到:交合得法則有福德大善人降托胎中;交合不得法,就會有福薄或惡人來投胎了。

雖然房中術在當時是用來指導人的性行為的書籍,但是,在實際當中,人們未必會完全的照其施行,或者是無法按它的說法來做,至於道教的內丹術一派,以房中術為基礎,發展成一種件修煉的方法,將女性視為煉丹的鼎爐,性行為即煉丹技巧,女性的性興奮程度為火候,其具體方法又有著更多的名堂,但在真正實施時卻是秘而不宣,結果任何人都是不得而知,完全和神話-般無二了。

那麼,如果現在有人捨棄現代性科學而去尊奉那房中術,顯然是可笑的;但是,如果又是因此而過分地批評古人的謬誤,又是不足取的。所謂的區分精華與糟粕未必時時都恰當,因為歷史是一種既定的存在,而人的認識卻在不斷變化。對於一般人而言,看到房中術的內容,只需知道哦,原來古人是這樣的,就足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