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主頁 > 兩性常識 > 性 教 育 >

當“人流超市”包圍了中學生

來源:未知 時間:2009-05-19
超市的解釋,顧名思義,應該是不設售貨員,由顧客自行選購的自選商店,但如今,連人工流產這樣一個婦產科手術,居然可以超市的面目出現在國人面前,更荒唐的,竟然有人把人流超市的廣告牌掛到了中學門口,這當然會引起很多學生家長的不安。

前不久,在《華西都市報》就看到這樣一則消息:從今年6月開始,在瀘州十五中附近、瀘州市城區連江路一帶人行道的電話亭上,一批華普人流超市的廣告牌紛紛亮相,引起市民強烈反感。

太不像話了,他們居然打出‘人流超市’的宣傳。是不是說‘人流’就像進商場買東西一樣簡單嘛?本學期開學以來,一位瀘州十五中女生家長多次向該報打來電話,反映學校附近人行道電話亭上的華普東方醫院廣告問題。該家長認為,人工流產是一件對女性身體傷害極大的事情,年輕女性應該盡量避免。醫院如此打出人流廣告,是暗示人流像在超市購買商品一樣簡單,對女性尤其是少女健康不利。他們還把廣告打在學校附近,對正處於成長發育期的孩子非常不利。我真擔心女兒受到影響!

接到家長反映後,記者在城區連江路十五中附近和前進中路一帶發現了這些廣告。廣告都發布在人行道電話亭頂部,約兩平方米大小,除了宣傳醫院名稱、超強技術等內容外,華普人流超市作為廣告主體內容顯得格外顯眼。記者以患者家屬身份致電華普醫院。一位姓宋的小姐非常熱情地介紹了醫院人流的價格和手術情況:我們這裡有最高1000多元和最低120元的各種手術標准,‘人流’後不休息。為什麼要打出人流超市的廣告呢?因為到我們這裡來做‘人流’的特別多,所以這樣宣傳。

  雖然此事的處理好象並不很順利,瀘州市工商局廣告科稱,將調查華普醫院人流超市的廣告內容是否涉嫌違反廣告法相關規定,而瀘州市衛生局稱,醫療廣告系由省衛生廳醫政部門直接審批,地方衛生局無權審核。但前不久該批人流超市廣告終究是已全部從學校附近的位置上撤下了,這也許讓那些焦慮的家長們稍稍地安了些心。不管是不是如廣告發布商所說是因發布時間已到期。

看完這則報道,總有一種意猶未盡之感。我覺得,這件事不應該就以這些廣告牌的撤下而簡單結束了,我這裡說的不是想強調往誰的屁股上打板子的問題,而是那些引發人流超市近校門的深層次社會原因應該得到了那些遏制?有關方面有沒有人想過:如果真是想為青少年們著想,那些廣告牌撤走之後,我們還該做些什麼?

首先,對於當地政府和相關衛生審批部門而言,是不是也該從這一事件找到自己應有的作為呢?廣告商沒有顧及到家長們和社會公眾的內心感受,居然敢把人流超市辦到學校附近的做法,固然是荒唐和有悖公德的。但任何事情都是先有因才有果的,商家從來都是無利不起早的,至少說明那裡有他們需要的人流對象。但如果僅僅是把那些人流超市的廣告牌撤下,可與之相應的中學生早孕等不良社會現象還依然存在,又能對保護青少年的身心健康起多大實質的幫助作用呢?既然這個醫療市場的存在是我們無法回避的,就不妨在醫療網點的合理布局和規則設置上多動些腦筋,至少可以讓那些誤入歧途的孩子的不用再承受黑醫對他們肉體的更大上摧殘。讓壞事變好事,這就未嘗不是一件造福於民的好舉措了。

其次,那些心存恐懼的家長們也應該想一想,雖然人流超市的廣告牌在大家的抗議和關注下最終撤走了,但若想那種令我們擔心的問題不再發生,最根本的還是要管好自己的孩子。我們這些出生於六七十年代的家長們,必須學會面對和適應變化,不能用過去的老眼光看待和約束今天的孩子,我們不光要關心孩子的成績,更要關心孩子的身心健康和全面發展,簡單阻止男女交往肯定是不行的,教育孩子們認識早戀的危害性,幫助他們樹立正確的性觀念,才是防患於未然的最佳途徑。防艾形象大使濮存昕就是一個好榜樣。他不光平時在社會大眾面前公開宣傳相關性健康方面的知識,在自己25歲的女兒即將離家前往美國讀書時,將一盒安全套放進了女兒的行李箱,這種膽識其實是很多做父母的所不具備的。如果我們和孩子平時能象朋友一般平等交流,那麼,當孩子出事後就會首先想到尋求父母的庇護,而不會為顧慮其他責罰而自己偷偷處理掉,那麼象人流超市那樣另類的醫療機構,恐怕也就很難有存在的土壤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