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主頁 > 兩性常識 > 性愛保健 >

有種做愛方式比死亡還可怕

來源:未知 時間:2009-05-18

有種做愛方式比死亡還可怕

  有人在做愛這件事前加了一個情境限定語,當你感到迷惘絕望的時候。事實上,那種時候並不適合性交。血基本上是冷的,生命力相當消極,體溫也很難達到指定的做愛溫度37度2。

  在我們庸俗的常識裡,經常把熱情搞成一副蠢相。若這熱情最終不升級成冷靜與理性,我們總歸會嫌不夠深刻。所以吃了春藥的,就統統在撕自己和對方的衣服,火要從身體裡噴出來。所以蕩婦們的床戲總是快的、燙的,淑女們的床戲總是慢的、blue的。

  如果還不懂熱情有多蠢,可以想想芙蓉姐姐。她那種前撅後挺地,將性器官掛靠在各種樹、牆、柱子前的火爆行為,在弗洛伊德那裡肯定又能獲得一個名字。粗糙地概括一下,好像熱的東西終究沒有冷的東西那樣有氣質和高貴。你很難想像一個《格調》書裡宣揚的那種貴族,正火急火撩地爆撮什麼東西,或是猴急地騎別人身上。你覺得這種人,應該是冷冷的,應該是後天下之勃起而勃起的。

  記得某個電影裡就有這麼一位男士,從進房間起就慢條斯理進行一系列沐浴梳洗,最後到床前,對著一腔熱情的女人說,我有醫院認可的健康卡,你可以確保我沒有HIV或HPV等疾病的感染……我在想,這麼控制良好的人,會不會做前都先把姿勢們列下提綱?這簡直是對我們這些熱情如火的眾生們的一個侮辱。

  個人感覺,除非跟一個不那麼愛的人做,才會有貴族般的清醒。有人在干這件事前加了一個情境限定語,當你感到迷惘絕望的時候。事實上,那種時候並不適合性交。血基本上是冷的,生命力相當消極,體溫也很難達到指定的做愛溫度37度2。但你還是想做點37度2的事,以期能看到有一對人把熱情表演出來給你看。

  我過去常有這種時刻,看到對方火力四射,在我身前身後忙個不停,自己卻提供不了等量級的熱情來。稍微有點良心的人,恐怕都會看不下去,即便再冷感,也會裝模做樣地叫上幾聲,強迫自己入戲。這些事,說明我這人,根本做不到性愛分離。我靦腆地認為,在性生活裡的某些動作,如果不是出於愛,根本是下不 去嘴、上不了手的。

  他是否是愛人,首先一個標准就是能不能勾出我最庸俗、最下賤的熱情。這個東西決定了你跟某些人,注定只能叫做服從、應景兒、慈善活動、社交禮儀。而跟更少一些人,才是發乎於情,才是在所有高級發生以前的自願低級。在那過程中,熱與冷方可交相輝映,在你體內達成共識。

  所以感覺那些性冷感的人,好神秘。他們既沒有性交的時間,也沒有談論性交的時間,那他們的時間都拿來干什麼呢?

  是不是會打進別的更苛刻的時間卡裡去?諸如口干舌燥地跟你探討男女哲學,諸如瘋狂的購物?我覺得,出於能量守衡的角度考慮,人不可能沒有漏洞。而出於更實惠的角度考慮,把一個女人變軟、變溫暖的最佳辦法,就將她從性冷感線上拉回來——如果這個都不好說,還有什麼好說呢。

<